民营企业中最高的一道坎儿——股权继承
日期:2017-11-12 浏览


最近张老板很是烦恼,因为他多年前和另一位股东魏某共同出资成立了一家装饰公司,生意一直不错,但是最近魏某被查出身患绝症,将不久于人世,在对魏某的关怀慰问中,“股权怎么办?”的问题一直难以启齿。

“其实我占55%,是绝对大股东,不怕他股份不转让给我。”张老板认为股权回购不成问题,但问题是怎么开口?

当时公司设立时大部分资金都是张老板出资,魏某只是象征性出资,关键魏某在装饰工程方面技术出众、经验丰富、人脉关系广泛,张某自愿将持股比例登记为5545,多年来双方一直按此比例享有相应的权利义务。但如魏某去世,张老板断然不能同意股权外流,包括魏某的妻子、儿女。

基于有限责任公司的人合性,魏某如将股权转让,张老板享有优先购买权,即使魏某转给妻儿,也要先得到张某的首肯,但是:

在公司章程对继承没有约定的情况下,股权是可以继承的,即使魏某生前没有转让给妻儿,死后其妻儿对此也享有继承权,并不需要获得张老板的同意。

张老板即便贵为大股东,但是不可避免发生的继承也很有可能使其丧失对公司未来局面的全面控制力。


股权继承,民营老板躲不过去的坎儿。我国改革开放30多年来,造就了一大批成功的民营企业家,现在第一批创业者陆续步入老年,家族产业都面临着交接棒的问题,如何实现顺利交接,如何使企业避免“华人企业富不过三代”的魔咒已经摆在所有的民营企业家面前。

2003年4月,《中国企业家》杂志曾对部分“中国民营500强企业”负责人进行了一次问卷调查,第一个问题:“您是否已对自己在公司中的股权继承问题预作安排?”,所有参加调查的企业负责人异口同声地回答“没有”;第二个问题:“您认为公司股权继承问题是否重要?”所有的企业负责人又不约而同地承认“股权继承问题很重要”。这说明“股权继承问题”在企业家心目中的重要性不低,但是很少有人意识到在股权继承问题上未雨绸缪。

最近在给本市小企业协会的一次股权问题讲座上,我又提出这两个问题,答案竟然如六年前如出一辙。究其原因,“不愿、不懂、不会”是全部理由。


由于这“三不”原因,导致民营老板一旦身故必然出现企业管理混乱,要么矛盾久拖不决,内部纷争不断,最终拖垮企业;要么“老子英雄儿好汉”当然地子承父业,儿子偏偏是个游手好闲的花花公子,不几年就败落了父辈苦心经营的家业……。

没有人愿意自己辛苦打拼的产业在死后付之流水,哪个企业家都希望自己能成就百年大业,这就不得不直面“股权继承”问题。

索隐法务的律师团队有着十几年的丰富经验,在保留客户隐私的情况下,根据客户公司的规模、行业、类别等量身制定出最适合的股权继承套餐,让辛苦打拼的产业能够顺利得到保障和延续。